迪拜中文网|迪拜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16|回复: 1

外航空姐爱情故事(1)——头等舱“盛女”等爱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9 07: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小空姐看大世界新浪微博

外航空姐爱情故事(1)——头等舱“盛女”等爱记

外航空姐爱情故事(1)——头等舱“盛女”等爱记

长眉连娟,微睇绵藐,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肤若凝脂,气若幽兰。
         
          兰是一名阿航头等舱空姐,她身上特有的古典气质,让这些古文中形容美女的词放在她身上也恰到好处。独特的东方韵味,再加上高挑婀娜的身材,让她不论在东方还是西方人群里,都倾国倾城。

          男人征服世界,而女人征服男人。拥有了美貌这一锐利的武器,拜倒在兰石榴裙下的男人自然不在少数。在飞机上是兰为他们服务,下了飞机他们就是兰的奴仆,说一不二。

         兰交往的男友们大都多金,不是她拜金或者虚荣,这其实是她的工作环境所致。头等舱大概是全世界最容易钓得金龟婿的地方之一。能支付得起动辄十万往返机票的乘客,要么在公司里位高权重,要么家世显赫。一般人很难见到他们,而头等舱的空姐们却能在万米高空数个小时中与他们近距离接触。“财子们”飞得比空姐还多,忙得没时间交女友,空姐们也忙得没时间找男友,才子佳人、金风玉露一相逢,双方都边工作边把个人问题解决了的情况不在少数,许多头等舱空姐都和乘客喜结连理后辞职不飞了。

          兰也差一点就步上这条“老路”了。一位来自北欧的年轻律师在她的制服口袋里塞了情书。身高185的他,有着地中海一般深邃迷人的双眸,年轻英俊还事业有成,才38岁就已经拿着高薪住在世界最高楼哈利法塔里了。不论放在世界上哪个地方都是妥妥的高富帅,兰却是在他的穷追猛打下犹豫了半年才答应交往,原因是总觉得缺少了一点心跳的感觉——“他是蛮合适的结婚对象,但对他的感觉似乎还谈不上爱情。”

          也许因为对爱情还有期望,也许不甘就此抱憾过一生。在所有文件都已经准备好,就差结婚登记之时,兰悔婚了——婚姻也许不需要心跳的感觉,却需要适应彼此的生活习惯、文化和价值观,但中西的差异鸿沟让她总觉得和未婚夫之间有些不对劲,总觉得他不是那个可以携手走一身的人。她的决定另所有梦想嫁入豪门的女生大跌眼镜。但对兰来说,做这样的决定再正常不过了,嫁豪门从来不是她的目标,如果是,她早就嫁了,不用等这么久。

        从灿如春华等到姣如秋月,从“剩斗士”等成了“必剩客”,虽然追求者不断,且大都非富即贵,但兰总觉得哪里不对。  而觉得更不对的,是家里的亲朋好友,说的委婉点的是——“不要要求太高了,差不多就行了,凑合凑合就结吧!”,说的刺耳点的是——“这么大岁数还不结婚,是不是有毛病啊!再过几年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了!”这一切兰不是听不到,她也不是不想结婚,只是年过三十后,愈发成熟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婚姻于她来说,不是找一张长期饭票——钱这宝贝,自己也能赚不是;更不是传宗接代——把孩子带到一个明知会不幸福或者破裂的的家庭里是不负责任的。她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总结过,“那个男人第一得帅,第二得富,第三得能逗我笑,第四得对我特别好。不过这是年轻时候的标准啦,现在觉得,不用很帅,看得过去就行,也不用很富,钱够用就行,但能逗我笑和对我好这两条,却是两个基本点永远不能变!”

        ——婚姻于她,是找个三观相似的他,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在很多很多年前,这样的一个人似乎曾经一闪而过,到头来却发现,这个人,不过是老天安排来给她上关于爱情的第一课的。

            他说会等她,却在她出国开始飞行的第一年就牵手她人天长地久去了。四年的初恋敌不过一句“我想结婚了,等不了了。”许多年后,当年那个穷得只剩下爱情的男孩,摇身一变成了开着宝马的高管,然而他不幸的婚姻生活却让兰更加庆幸和坚持。受伤的她并没有从此不再相信爱情,相反,她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那个真心爱自己的人,再遇到他之前,自己要努力活得精彩,该美容美容去,该健身健身去,该环游世界环游世界去,该投资投资去,该买房买房去,该学骑马学阿拉伯语学车就学习去,一定不能迫于年龄和家庭压力,凑合结婚。

           凭什么年过30的未婚女生就是有毛病?有的不一定是毛病,而是追求!凭什么过了25就开始被叫“剩女”了?在西方,这可是女生一生中最好的年纪,自信又独立,还可以不被束缚地追梦,是如花一般的“盛女”才对!

           在那段悔婚后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日子里,她没有将就、没有仓促,更没有自暴自弃。在迪拜这座中东的沙漠里,她像一株倔强的仙人掌花,悄悄地绽放着——她去了更多的地方旅行、认识了更多的新朋友、学了更多的技能......看着她愈发光彩照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在情感上受过的伤。

        而上天也终究没有亏待她的等待,他出现了,像一抹亮光,再次点亮了她的心。
            
           确切地说,他已经出现2年了。最初的相识是在网上,她转发了阿航的一款机上免税商品,他在网络上无意看到,关注了她,初衷是想要购买那款免税品。
      
          她也一直把自己当成他的“知心姐姐”——距离和年龄的差异像是无法逾越的大山,让她从未想过两人有成为恋人的可能。彼此偶尔在网络上问候一下,两年见过3次面,仅此而已。

          可就是这三次见面,注定了一世的缘分。

       第一面,北京。他像等待大明星的粉丝一般,到机场等待落地的她。哪想得到她告知的却是网名,他拖关系到海关处查遍了阿航的机组名单,就是没有这么个人。在关口左等右等,终于看到戴着小红帽、拖着行李箱的她,一见倾心。

      第二面,北京。他在机场足足等了2个小时,和机组巴士的司机都快聊成哥们了,才望穿秋水地看见了疲惫的她,二见钟情。

      第三面,上海。 她并没有事先通知这位热情的“网友”自己的行程,而他在聊天中“无意”得知后第二天立刻打飞的去了上海,只为见一面,三见如故。

         在兰恢复单身后,他开始正式追求她,这一次,她飞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好似现代版的你是风儿我是沙。

       兰也终于被感动,说服自己,抛开年龄的顾虑,开始接受他。

      “他让我觉得安心了,能逗我笑,还对我特别好。很幸运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他。”兰望着他,眼里的光芒像是孩子,她笑着说,“所有能用钱买到的东西都打动不了我,而爱情,无法用金钱买到的爱情,却彻底把我击中了。”

          在接近“齐天大剩”的年龄,兰终于要美美地出嫁啦!不被金钱打动,从没想过钓金龟婿的她,老天偏偏送上了个金龟婿。一辆宾利、千万房产、2颗钻戒、价值2亿的人生保险,这是他送上的结婚礼物。
 楼主| 发表于 2014-11-9 07: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外航空姐爱情故事(2)——迪拜向左,爱情向右

            
    (一)

         载着516名乘客的空客380已经在接近迪拜的上空盘旋了,几乎睡了全程的晓黎在朦胧中依稀听到了机长做的降落广播,室外温度26度——这对于刚从上海几乎零度的寒冷中回来的她来说,实在是个好消息。换好装的空姐们拿着大塑料袋过来收毛毯。摘下眼罩,晓黎把毛毯折好递给同事们——同样身为空乘,她知道8个小时通宵未眠的同事们此时几乎是强打精神在工作,所以除了上机时要了瓶水,全程她都安静地躺着不麻烦任何同事。

          将座位调直后,晓黎打开遮光板,刺眼的阳光下,一望无际的土黄色大沙漠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高耸入云的钢筋水泥灌注的建筑和宽敞交错的道路,这就是迪拜,一个面积小到在地图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方,却又是一座重要到让全世界都无法忽视的城市。晓黎想到曾经在谢赫扎德路边看到过迪拜最大房地产开发商的巨幅广告:“支撑摩天大楼的不是钢筋水泥,而是我们的雄心壮志。”——雄心壮志,用这四个词来形容从荒漠崛起为世界之巅的迪拜,也许再合适不过了。谁能想到,这座波斯湾畔霍尔木兹海峡边上的世界级繁华都市,由于沙漠生存条件恶劣,在相当于从中国的北魏到抗战期间的1400年间,人口一直保持在8万左右,而地大物博的九州大地,人口从3000万增加到了4亿5千万。

           是弱肉强食的危机感,让迪拜,这座曾经被默罕默德的伊斯兰军队血洗、被葡萄牙的殖民者屠城的沙漠之州一跃成为令西方诸国都为之震惊的世界之城;是要做全球第一的雄心壮志,让这座曾经村民们靠冒着生命危险潜水采珍珠为生的小渔村,成为拥有世界最高楼、最奢华酒店的富裕之都;是要发展才有活路的信念,让这座曾经赤贫到民众靠捕食蝗虫为生的荒漠地带,成为寸土寸金的奢华国度。

           这是一座还在不停创造奇迹的城市,在石油比国内便宜了三分之二的这里,最宝贵的不是水资源,而是谁都不愿意浪费的,时间。人们急匆匆地碰面、相识、又急匆匆地告别、再见,就像迪拜那不段变短的地名:Jumeirah Lake Tower变成了JLT,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变成了DIFC,而First Gulf Bank变成了FGB。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涌进这座沸腾都市,为了淘金,为了梦想。每天也有无数的人离开这片冷漠之都,带着财富或者失望。这是一座飞机场城市,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来来往往,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除了爱情。

           晓黎几乎是带着不舍的心情俯瞰底下这片熟悉的土地,这次回国休假,她和异地了一年的男朋友已经打算要结婚了,而结婚之后,她就会停止飞行,回国,相夫教子。想到这儿,她不禁心情复杂,一边是爱的男人,一边是爱的工作,总得放弃一个吧——万水千山都看遍,回想起来,也不及他的一个笑容醉人,女人总归应该以家庭为重的,所以她已经把辞职信都写好了,这次回来就打算发给经理了。

           拿着内部员工的卡,出关很快。晓黎推着行李车慢慢走出机场,再一次感受到迪拜的温暖和湿润之时,她全身的细胞仿佛都苏醒了——我以后一定会很想念飞行生活和迪拜这座城市的,她有些伤感地想到。

(二)

           几乎在同一时间,刚从洛杉矶航班回来迪拜的陈易之正疲惫又兴奋地走出海关,她的身体已经因为连续16个小时在飞机上工作而感到几乎要崩溃了,而她的情绪却因为某些原因而保持着亢奋。在公司巴士上,她激动地掏出手机给恐怕还在睡梦中的好姐妹李端发短信:

        “亲爱的,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在洛杉矶找到Mr.Right了!”
   
           信息刚发出,一条英文短信就很合时宜地显示在屏幕上:

        “Hi sweetie, guess you've safely arrived in Dubai. Take a good rest and wait for me. Can't stop missing you! Love, Lee.”

           陈易之沉醉地一笑,Lee那帅气又阳光的面庞浮上眼前。这位负责亚洲市场的美籍华人是某知名电信公司销售部高管,不仅高大帅气,还体贴绅士,他带着她出入洛杉矶高档餐厅,还在比弗利山庄出手阔绰地买名牌包送她。目眩神迷中,易之感觉自己又深陷爱河了——她在迪拜认识过几个男生,不是找一夜情就是有女朋友还出来装单身的,被骗几次之后,她差点已经不再相信爱情,相信男人了。可是Lee不同,他跟自己讲童年、讲参军经历、职场奋斗过程,他那么坦陈又那么风趣,让人无法不相信,他就是个因为工作太忙而无暇谈女友的黄金单身汉!两人彼此都很有感觉,相识第二天,Lee就请求她做女朋友了。她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个Lee,第一天送的礼物就比之前所有那些在国内交的男朋友送的礼物总额还高。比起来,他比他们好了不知道多少倍,那么,为什么不呢?


        “一大早就被你的短信吵醒!看到这么大的八卦忍不住直接打过来问了!这么快就好上了!你在那儿才待2天,快点告诉我,是怎么认识的?”还没来得急回Lee的短信,李端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陈易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们在微信附近的人这一事实告诉了好姐妹。

            “什么?!这种方式认识的人,你也敢发展为男朋友?你就不怕他再附近其他的女生啊?!”两人从面试开始就认识,好姐妹之间也就有话直说了,李端带着一些担心地说。

              “他说他从来不开附近的人的,就刚好那天开了下,我们住在同一酒店,就刚好搜到了。”


                “这你都信?!我说我男朋友是迪拜王子你怎么不信?”

                 “哎呀,别开玩笑啦!”陈易之差点笑出来,“又不是没见过你家那位,虽然都是迪拜本地人,但长相可离王子差远了。哎,说正经的,为什么不信?我自己就是从来不开附近的人,那天闲着无聊开了下嘛。”

      “你是女人,他是男人,这能一样嘛!”李端好意提醒,“日久见人心啊,像我们家那位,都半年了,他还是我飞哪儿电话打到哪儿,这才有诚意好吧!”

      “是是是,你们家那位最好了,不过这个Lee真的也很好哦,我们俩是真爱!哪天介绍你认识下就知道啦!”陈易之难掩甜蜜之情,雀跃地说道,“好了,先不说了,我要回他短信了,他在美国还有会议,过几天要回新加坡,特地途径迪拜看我,到时候约你出来一起吃个饭哈!”

            
       放下电话,李端回到卧室,望着身旁还在熟睡中的默罕穆德,感到满心的幸福。他昨晚还提到结婚的事了。李端想象着他们将来会有好几个超可爱的混血儿,一个大大牧场和一座海边的别墅,感到深深的满足。她是个没有什么大理想的女生,进这家全球知名的航空公司工作和嫁一个自己爱男人,是她此生最大的两个梦想。眼见着就要都实现了,而谁又能想到这一切都是从商务舱里被李端不小心洒掉的红酒开始呢?那是她第一次飞商务舱,一切都还很生疏,一个趔趄,不小心把手中红酒洒在了一位穿着白袍的客人身上。又急又羞愧的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在道歉了,而这位乘客倒是一点不介意,还要求跟她一起去见乘务长,特地说明不是她的错。这位白袍客人就是默罕穆德,随后不久他们成了男女朋友。

            而在机场门外,晓黎趁着排队等出租车的空档,掏出手机给她在迪拜最好的两位朋友发语音微信,

           ”亲爱的,我结婚的事儿基本定下来啦。准备要辞职了,走之前咱们必须好好聚下啊!“

            发送成功,收件人正是陈易之和李端。

            谁说迪拜没有爱情,三位沐浴在爱河中的女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觉得迪拜是全世界最有爱的地方,丘比特一定也喜欢选在海边度假,而波斯湾旁一年四季阳光常在的迪拜,他怎么能够不爱呢!

(三)

            和李端和陈易之们身价不菲的男友比起来,晓黎的男友是平凡的”经济适用男“。他们俩经朋友介绍认识,晓黎觉得这位在企业做研发的工程师为人还算老实靠谱,一向对理工科男生情有独钟的晓黎对林毅暗生情愫,而林毅也对单纯善良的晓黎一见钟情。很快两人就谈起了跨国恋,林毅的手机里存了世界各地的天气预报和时刻表,那都是晓黎飞过的地方。因为航班延误,他曾经在机场苦等晓黎4小时而毫无怨言;也曾经亲自下厨煲粥给刚下飞机,忙到没时间吃一口饭的她;他还曾经隔着电脑屏幕,弹着吉他对她唱“情非得已”。

           也不是没有条件很好的追求者。一位富翁就曾经向晓黎求婚,许诺她澳洲黄金海岸的别墅一套,新西兰农场的股份一半,香港北京和上海的房产若干。可是晓黎还是觉得林毅最好,虽然他的月薪甚至只有自己的一半,但他努力、上进、温暖,给得了她心动、安全感和踏实感。晓黎是做好了租房和他结婚的准备的,她相信,只要两人一起努力,车子房子迟早都会有的。

           但晓黎偶尔也有心里不平衡的时候,李端的男友经常是她飞哪儿就跟去哪儿,易之的新男友送她的包价值都顶的上她们努力飞半年的工资了。而林毅却从来没有来过迪拜,连出国用的护照都没有办过,一直都是晓黎辛苦地飞回国看他,而他的朋友她却只见过2个——爱一个人不是应该想要积极地融入她的生活吗?   

           “毕竟他是工薪阶层,往返机票不是小数目。而我有员工特价票嘛,当然是我飞回去了。”每当如此,晓黎总是这样安慰自己,“而他也太忙,要努力拼事业,没时间带我见朋友也是正常。”

            而被晓黎羡慕着的李端,也有自己的烦恼。虽然穆罕默德对自己的感情热度一直很高,甚至已经提出想要结婚的意思。可是和迪拜本地人结婚可没有那么简单——李端要改信伊斯兰教,照顾一大家子、生一群小孩,这些她都可以做到,她担心的是默罕穆德,和外国女子结婚,意味着他要放弃掉许多迪拜本地人才有的特权。他甚至可能失去现在政府部门又清闲又高薪的工作。而他的大家族是否能够放弃给他介绍表妹金亲通婚的想法,继而接受李端这个异族女子,也是个悬而未决的难题。虽然默罕穆德一直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会努力解决这些问题,但一切都还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桌上摆满了他送的香水、名牌包和玫瑰花,但最想见到的那结婚证书,不知道何时才能出现呢?

          这样说起来,她们俩反而羡慕起陈易之起来,不管到底是否靠谱,至少他是华人,将来如果打算要结婚,恐怕不会有那么大的家庭和社会压力,而他的经济实力也足够让他们俩经常见面,过上富足安稳的生活。

           所以,当陈易之提议大家把默罕穆德和Lee一起叫上为晓黎送行的时候,李端和晓黎一口答应,她们都很想见见,这位被易之夸得前五百年没有,后五百年也难见的优质高富帅,到底是何许人也?

(四)

             这五人的见面地点是默罕穆德选的。大家各自驾车开过长长的谢赫扎德路,在全球最奢华的7星级帆船酒店里会合。这座酒店是迪拜的地标性建筑,整座酒店像一艘即将扬帆起航的帆船,自建成以来就稳坐全球最奢华最知名的酒店宝座。即使在旅游淡季,这里最便宜房间,一晚住宿费也高达1万人民币。非住客是无法进入酒店的,而这五人由于定了酒店里海底餐厅的晚餐,被门外来自非洲的服务生很友好地迎进了大堂。

            大堂里金碧辉煌的装饰与帆船酒店简洁的蓝白色大相径庭,简直有种从希腊的圣托里尼瞬间转移到中国古代皇宫的感觉。据说最先英国设计师设计的内部装饰风格与外形走的是一样的简洁风,但却不遭迪拜酋长的喜欢。反而是一位华裔设计师色彩对比鲜明的作品吸引了酋长的注意,制定要她来负责室内装修风格。因此,帆船酒店的内部充满了中国风,这让晓黎、李端和易之都倍感亲切。

           三位女生兴奋地边走边怕照片,倒是两位男士很淡定地一路看着他们微笑。默罕穆德晓黎是见过好几次了,他今年30岁,身材高大,出手阔绰,对李端很是体贴,就像对待一位公主。而被易之甜蜜地挽着的Lee看起来不到30岁,说着一口正宗的新加坡英语,会讲闽南话,受着中西方文化的熏陶,他看起来又绅士又儒雅。看起来姐妹们都找到了不错的对象哦,晓黎真心替他们高兴。“林毅也很不错啊!”听到晓黎对两位男士肯定的评价后,李端反而带着羡慕的语气说到,“他是真心对你好,而且你们都快结婚了,这才是最靠谱的,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啊!我这个,八字还没一撇呢!”


           五人一路说笑着来到了海底餐厅。即使住遍了世界各地的高档酒店,吃过了世界各国的高档餐厅,三位空姐还是被海底餐厅的如梦似幻震撼住了。这里仿佛东海龙王的水下宫殿,坐在桌前用餐,身边是游来荡去的各种观赏鱼,时不时地还会出现一位潜水员冲你挥手示意。真是很特别的用餐体验呢!

           晓黎像去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第一时间想到拍照传给林毅看,可当她打开手机时,却发现有一条长长的发自林毅的未读微信。另外两对情侣忙着点餐,完全没有发现晓黎渐渐变红的双眼和控制不住的泪水。她突然站起来,拎着包往洗手间方向小跑过去。

          “她怎么了?”放下菜单,李端和易之面面相觑,“怎么不说一声就突然离席?”

             李端先开口,“你先点菜,我去看看怎么回事。”说着,跟默罕穆德说了一声,就起身找晓黎去了。

            Lee转过头悄声问易之:“她们怎么了?”

            易之也正困惑着,也就胡乱猜测着:也许晓黎突然肚子不舒服吧。

           可是直到都上菜了,晓黎和李端都还没有回来。易之开始心急,想去找她们,但又觉得三位女士都不见了,把两位男士留在这儿不太好,就想先打个电话给李端问下情况如何。可是手机刚才拍照太多,只剩3%的电量了。易之于是像Lee借电话,“我手机没电了,你电话借我拨个电话给李端好吗?”

             Lee当然得同意,虽然是国际长途,但这点电话费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vertu,递给易之。

             几秒钟之后,一杯红酒突然从侧面浇到了Lee的脸上。他震惊地转过头,易之正愤怒地盯着他,举着手机,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地质问道:

         “你为什么要骗我?!”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条刚刚发来的微信:

             “老公,工作再忙都别忘了吃饭,我和孩子在家等你,后天下午我开车去机场接你。”而备注名,是“老婆”。

              “亲爱的,你听我解释......”震惊中的Lee赶忙开口说到,“我是真的爱你,我和她没有感情了,我会和她离婚的......”

         “你继续编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大骗子了!”陈易之打断他,把手机重重地摔在桌上,在周围各国客人惊讶的目光中,转身离去,留下默罕穆德,望着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而当李端带着哭泣中的晓黎回来的时候,Lee也已经离去。

            “对不起,但是我得先带着晓黎回家,”李端几乎是搀扶着晓黎,“她未婚夫悔婚了,现在连电话也不接,只发了条信息说分手。”

              “啊,怎么会这样!”默罕穆德说到,“走,我送你们回去。”

                李端这才注意过来,易之和Lee都不在,而椅子上、桌子上,到处是红酒印。李端困惑地问默罕穆德:“他们俩呢?”

                 默罕穆德忘了一眼几乎是双眼无神的晓黎,犹豫了一下,说到,“等等再说,我们先送黎回去吧!

(五)

           晓黎的家住在机场附近的公司宿舍,离帆船酒店有40多分钟的车程。在默罕穆德那辆超大的白色路虎车里,晓黎一直抱着李端哭。陆陆续续的说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给我发微信,开篇就说要分手!他说觉得配不上我,给不了我我应该有的生活,他说没有房子不敢结婚也没脸结婚,他说家里经济压力很大,害怕把我拉进那样的生活环境里......他说对不起,可是对不起有什么用啊!我们不是才刚认识,我们是快要结婚了呀!”晓黎脸上原本精致的妆容已经全部变花,她接着说,“可是我无法相信这样的分手理由啊。给他电话不接,文字也不回。我就给仅认识的那两个共同朋友电话,从他们那里我才知道真相!他说怕自己给不了我应该有的生活,原来,是怕我给不了他应该有的好生活!”

              原来,林毅确实要结婚了,只是新娘是另一位女生。两人一个月前相亲认识,急着出嫁的女方家开出了巨额嫁妆:几百万人民币的现金、一座工厂、一辆路虎和几处房产。女生对林毅一见钟情,林毅犹豫了一段时间,昨天两家人决定订婚,今天通知晓黎分手。

            “这个混蛋!”李端紧紧地抱着好姐妹,她和林毅在国内有过一面之缘,也实在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努力上进温暖的男生会这样对自己的好姐妹,“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靠着女人上位,就算哪天他事业成功了,我也一样看不起他!”

             李端告别了默罕默德,将晓黎搀扶着上了楼梯,在包里找出钥匙,打开房门,发现客厅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灯亮着,易之半躺在沙发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默默地喝着红酒。

              李端和晓黎一愣,鞋也不脱,径直走到易之身边,三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就互相抱在了一起。突然,李端的手机响了,一看是默罕默德的短信:

               "对不起,我很抱歉,可是我们无法继续在一起了,我家里不同意,我也无法失去工作和土地,我爱你,可是阻碍真的太大太多了,对不起......"

              李端合上手机,并没有回复,脸上的神色异常平静,似乎她早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而好姐妹晓黎的经历似乎也给她打了麻药,当那一针真的扎在自己身上时,反而没有那么疼了。她不知道的是,麻药很快会褪去,剧烈的疼痛转瞬就会追来。

               那个温热的迪拜夜晚,带给三人的却是冰冷的刺骨,一杯又一杯的红酒下肚,窗外不远处灯火阑珊的机场逐渐模糊。一架又一架的飞机载着旅客们飞离迪拜,飞离这座什么都有,除了爱情的城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qq群186689581|迪拜中文网 ( 沪ICP备14002918号 )

GMT+4, 2021-4-20 18:03 , Processed in 0.07357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