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文网|迪拜新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月思云

往事(连载)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阿联酋过春节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一)
       阿联酋过春节,有点身份或地位的人被人有组织起来一起过春节去了,剩下下我们这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人,只有自己在家过节了,聪明点的人早早有把过年的食物都准备好了.

而我们这些忙忙碌碌忘记了过年的人,可就惨了.

到了三十才想起没有买肉那.到中国店一看,那还有肉呀,这里早在两天前就没肉可卖了,呵不吃猪肉一样过年嘛,别的东西一样不少的.晚上小赵没在家过年出去吃了,我告诉那五个卸货浙江人别做饭了.

今天是春节了我们也过个团圆年一起吃顿饭.天南海北的我们聚到一起也不容易.呵有好吃的都拿出来,我给你们做饭,大家一听乐坏了说好呀大姐,他们一边玩麻将去了,我在厨房忙活开了,一看他们给我拿出来的东西我大都买来了,就没用他们的东西.

当我把那些好吃的东西摆上桌时,他们乐了.大姐,好丰盛的呀.呵真的不错:油闷大虾,炸鸡腿,红烧带鱼,酱牛肉,清蒸螃蟹,生吃活虾,酸奶香蕉(酸奶类似色位酱)小杨拿来了白酒.

小唐拿出来了一瓶红酒,小唐的老乡拿来了啤酒,呵真的我觉得这个年过的到是很特别,也很开心的,真没有想家,所以不知道难过了.我是他们的老大姐所以我给了每人一块钱的压岁钱,并给了他们每一个祝福.

希望他们能多赚钱早些回家找老婆孩子去.大家非常开心.吃过饭我也同他们一起玩起了麻将,但我的手气格外的不好,特不顺,三个小时只胡牌了一把,感觉很别扭,就说转转点子吧,那小唐说什么也不玩了.

过后我就说那小唐,这大年三十的,你就不会让我转转点子顺顺运气吗,要是这一年不顺当,我骂死你.呵呵,那小唐不好意思了,说大姐别生气明天我请你,我说得了吧,事都过去了没办法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年初一就遇到警察,真是晦气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二)
       大年初一,在家呆着没事做,那小唐说老姐,我们到海边捉海螺去,我说好呀.我们两人就来到了九梅拉宾馆的海堤边在大岩石头上,捉着那些海螺,我们正玩的高兴,不知道从那开来一辆海上快艇停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因为游船太多,我们以为也是其中之一,也没在意什么,仍低头寻找着自己的猎物.那船上下来了几个人.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些人里还有穿着制服的海警,更糟的是,那几个就冲着我们来了,他们从我手中拿过装着海螺的袋子看了看,嘴里说着什么,.后来那个制服的海警对我们说"怕思泡,签七"呵呵,我可算听懂了,是要我们的护照和签证.

我都有,可是小唐来了就没飞过签,那来的签证呀.这时一个才让他们没收了钓鱼杆的中国小伙来到我们身边,同那些海上警察用英语说了起来.

那小伙告诉我们说海里的东西是不许捉的,他们要你们的护照和签证,如果拿不出来他们会抓走你们的.我说我也知道他们要什么,可是我的同伴没有签证呀,那小伙说你就说有在老板手里,说你会让他们送过来的,我说好你就这样告诉他们吧,他们用英语说了起来.

再看小唐脸都吓白了,拿起电话打了起来,让他们的朋友找个有护照和签证的人送来一份同小唐长的象些的护照和签证这样才能过关的,在这些阿拉伯人眼里,我们中国人长的都是一样的.

他们分不出个老丑,呵这边电话一直打着,等了好久,.因为他们不可能总呆在这是里,他们很忙的,那会英语的小伙同他们说着好话,那警察等的不耐烦了,让那小伙告诉我们,以后不许在这里捉海物了,我们连声说好的好的,终于他们离开了.我和小唐长长的出了口气.

我笑骂小唐,就怪你昨天不让我转转点子,看看,倒霉事来了吧,大年初一就遇到警察,不错吧.那小唐说,老姐呀都要把我吓死了你还开玩笑.呵回家吧,在家里是不会遇到他们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三)

      有人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此时用我身上真的太对了.
初一无聊的呆了一天,初二一早想想还是去卖货吧,起个大早,把东西准备好了又吃了口东西,不到八点我就出门了,如常一样的来到了鱼市场边上的大巴总站准备到阿维尔工业区去。

低头坐在那,也没有注意身边的事,感觉身边的人动了一看来车了,就站了起来来到车边,别人都给我让开了我站在车门前头一个上了车,把手内的钱递来了司机,说声到阿维尔,突然身后一乱,回头一看上来了几个身穿白袍子的人他们一上车就把证件递给司机说CID,其中一人让我把包放下有人打开了我的包,我知道我遇到警察了,而且他们是有目地的冲我来的.

那看我包的女警察局说了声是香水,表,那男警察让我下车.我问他们为什么让我下车,他们不容我分说就将我拽下了车,我知道我同他们争执没有什么好处,我此时犹如不会说话的哑巴在油锅里一样,我没有做犯法的事,为什么要抓我,你们不让我卖可以将我的东西没收嘛,抓我没道理呀,他们让我上了他们的车,将我的包彻底的翻看了一下,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个男警察问我有没有DVD,我现在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了,他们看我天天坐车背个大包卖东西以为我是卖黄碟片的了.

卖黄碟是要判刑的,要坐几年牢的.我说我没有卖那东西,我没有.

我也想说我不会做犯法的事,我只是为了生存为了飞签才出来卖东西的.可是语言实在太差的我只能想而不会说.

我希望他们能把我放了,唉,这怎能么可能那他们也象中国警察一时是有任务的,现在他们每抓到一个人就有五百元,他们怎么会放了我那.我真的要气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在笼子车上,望着车外,知道自己失去了自由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四)
      坐在笼子车上,望着车外,知道自己失去了自由,知道自己的没有触犯他们的法律,所以心里一点也没有害怕,心里也存在着侥幸心里,希望他们能把我放了.

我用很笨拙的语言告诉他们我不是做小姐的,我用自己的的力量去赚钱用来飞签,我拿出了自己的的飞签证明告诉他们我明天要飞签的,可是他们忙忙碌碌的不大理我,也许他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唉,老天呀真的要急死我了,我说我是一个好人,可是谁证明给他们呀,我知道这走街货郎在阿联酋也是不可以的,送我回国很正常.

我没有再说什么,呆呆的坐在那里等着他们把我放了或是送到关我的地方,他们根据我的飞签证明写了资料,我不知道他们给我写的什么罪11点时他们把我送到了九梅拉的迪拜总监狱.

办好手续,抓我的那几个警察走了,东西也都没收了,连我的包都没有给我,这可到好,身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不到一百元钱的零钱和手机,没有人知道我那里去了,是死是活.我希望与外面的朋友能连系上.

可是他们不让我打电话.手机也让他们收存起来了.这里的管教很粗鲁,在她们的大声的斥责声中把我送进了大监牢里.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里我遇到了俩个中国人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五)
      这是一个有两个兰球场那么大的房子,房子很高,放了几百张上下辅的床,我走了进去,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一个非洲小姑娘问我:Chinese?我说Yes.我问她:这里有中国人吗?她说:有,.

并大声的叫到China. China.这里还有中国人.真是太好了.应声走出来两个我的同胞,一个年岁比我大些,约五十岁左右,一个年青些大约有三十几岁.

她们问我怎么会到这里来?我简明扼要的把我的情况说给了她们听.
她们给我拿来了睡觉用的毛毯,并帮我找到休息的床铺.她们也告诉我她们的情况,年岁大些的是一个有长签的人,因一个朋友回国了,她到她朋友店里去帮忙照看几天,有人告密说她打黑工.在这里打黑工也是不可以的,她只能呆在自己的店里,是不许到别人的店里打工的.

这不,在人家那还没呆几天就让人抓了起来.现在在在这个大房子里呆了快半个多月了,她的罪名是打黑工.那小的是在这里开大家的,黑了三年.过年了想回家,所以想要花点钱"洗白"好回国.

就是一下子拿出几千元罚金,把她的名字从黑名单上清洗出去.可是在做证明资时没有做明白,也坐了牢.

我望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好心酸,这一生从没做过犯法的事,为人真诚正直,可以说自己也从来都是行的正坐的直,可是......可是在这我却跑到这里呆着来了,没有了自由,时时的还要听着管教的斥责.

什么时候受过这些呀.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打电话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六)
      没有自由,没有人权,没有人询问你,审问你,他们把我放到这里不管了.

我成了这里的一个被他们看管的犯人了,可是我的罪行是什么呀?

没有人告诉我.他们没有人懂得我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

天呀,这是怎了,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抓我,所定何罪,可是没有人理我,我的神经真的好外象是要崩溃了.还好,那两个中国朋友帮了我很大的忙,把他们的电话卡借给我用,让我同外面的朋友联系,她们告诉我说,进来了放出去的机率是非常低的,他们每个警察也有任务,他们一般是不会轻意放人的.

她们虽在这呆了多年英语水平也不是很好,那位年大些的中国朋友说,妹子呀,你也听姐姐的,想办法同外面的人联系上,让他们把钱和护照送进来,把自己的的东西也让外面的朋友收存好,离开时让他们送来.我说好的.

可是那些Police(警察)态度恶劣,跟本不好好的同我们说话,总是大声的训斥我们.

第二天他们终于让我打了电话,我同一个外面的朋友联系上了,但我想说的太多,只能说重点,我那朋友一下子听不懂我的话,而电话只让打一分钟,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让这该死的警察给切断了.

我想再打,那警察对我大发雷霆,我气急了,同那警察大声的吵了起来,我气的大声的骂她,呵,我就是骂一万句,她也听不懂半句呀,她知道我很可怕,很凶.

最终她还是没让我再打,只好等第二天再打了.一天只能打一分钟,可是我怎能样才能在那有限的一分钟里把我想要说的话说清楚那,我无言的回到了我的床边,我那两个患难朋友对我说别着急了明天再说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呆在这里我应乍办呀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七)
      室内那久呆此处已习惯了这嘈杂的人已经酣然入梦,那些吵累了小姑娘们也大都入睡了,还有一些兴奋难眠的也没象平日那样而收敛了许多.

我努力让自己内心平静下来,想想以后应怎样做,年岁大的微微姐告诉我说的话还记得很清楚,进来了就要面对现实,想想怎样同外面的人联系上,想想谁能帮你.是呀谁能帮我那,小房东小老八能帮我.

可他要听他的姐姐,而他姐姐是不会让他帮我的,找英子也得让候子去,明天还得给候子打电话,还得让他找找飞签公司的人,候子是一个交往的很好的朋友,常在一起吃饭,平时有事他都会帮帮我的,我没犯罪他们会找人帮我出去的吧.想了很多很多,脑子都想乱了.

心里还是一团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现在的我没有洗漱用品,没有洗换衣服,更没有钱.此时我太难了,如果这样的回国真的太让人难堪了呀,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在这里要呆多久.回想来阿联酋的这半年生活,真的感慨万端.

做为一个女人手内又没有多少钱,在阿联酋靠自己正常生存了这么久,可说自己还是很刚强的,在这生存真不容易.真的太了难.想要发财那更是难上加难呀.

虽然自己的算是走出了自己的路子,能生存下去了,能赚点小钱了,可是人家还是不容你呀.有时想想自己胆子也不小嘛,在佰生的地土上,听着听不懂的话,到处乱走.吃着不知味道的食物仍活的有滋有味的.

唉,我呀我,现在到好跑这里来了,算了可不写了还是睡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个难以忘记的一天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八)
      不到4点就听到女Police的喊叫声,听一会听出来了是在叫人名那,一会出去了好多人,这些人走后又开始喊叫起来,又一伙人被他们叫走了,乱糟糟的一直到了五点半,又听女Police又喊了起来:Gets up ,Eats meal.这会听懂了是让吃饭了.

ets up, eats meal
起来吧也不洗脸,就又进了一个大的饭厅里,在餐厅的一个窗口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份食物,还算不错有一杯酸奶,一个大溥饼一点青菜.营养是够了.

食些东西吃了一半多,就再也吃不下了,呵我没想到我还会有吃不下的时候.回到床边刚坐下又吃那看守又喊了起来,这回我不知道她在喊什么,我那两个中国难友说走吧又点名了,我顺从的站到了队伍里,一阵忙乱后,这上百的犯人渐渐的静了下来.那两个胖的不能再胖的女看守开始一个一个的点名了.

这里现在最多的人是非洲国家的小姑娘,再其次是俄罗斯的小姐们,然后是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支那的人.中国人在这里是最少的了.

可以说这就象是一个联合国,呵,那个国家的人都有,那胖警察还在喊着人们的名字,喊中国名时我听的笑了,他们喊微微姐是这样喊的:呵呵,微微,谷微微,谷,呵,我知道他们一定也会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喊的,我注意的听着,呵呵,确实如我所料他们把我的名和姓到过来喊的.

终于把房东小赵的电话打通了简明扼要说了我的情况并说需要护照,并告诉她我的钱和护照在一起,让我的一个朋友同她一起把我的箱子打开,把这两样东西让我的朋友给我送来,我的话还是没有说完,电话又让警察切断了,真真气死我了.

回到狱室内,透过铁丝网望着外面支离破碎的世界,觉得自己的的心也碎了.内心的愤怒和无奈,都快把我逼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是狱中的第三天了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六十九)
      已有些习惯了这里的吵闹和杂乱.

晚上睡不着就白天睡嘛.反正自己的现在除了想与外界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外,也没有什么想法和事了,自己的情绪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了.知道此时自己的再急,再上火也没有用.小赵那边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今天再打一次电话,如果她再不出现,只好让警察把我带回家去取护照和钱了,这样天天用别人的东西和钱真的不是我能做到的事情,那两个中国难友,人实在对我不错,他们帮我了很多.但无故的吃用她们的真的心里过意不去,微微姐看我没有洗换的衣服,就把自己的衣服,裤子送给了我。

我换下了穿了几天有些发酸发臭的衣服,心情也清爽了许多。我又一次的打通了房东小赵的电话,让她快把我的护照和钱及换洗我衣服给我送来,说钱和护照在一个地方,请她和我朋友一起打开我的箱子,我说你如果没有时间就让我朋友送,告诉她我朋友有车的.放下电话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

      吃过晚饭,这个时间警察是不会再骚扰我们了.

那群非洲国家的小姑娘们又兴奋起来,用塑料桶和拖鞋敲起了欢快的音符,踩踏着有力的节奏,她们跳起了非洲舞蹈,,

她们那舞姿让你叹服,那臀部的抖动就如舞蹈家一样,只是臀部的肌肉在抖动,一上一下的,她们长长的裙子随着臀部肌肉的抖动舞动起来,有一个小姑娘拿过来伙伴们的头巾系在了腰上,并留出了两个头。,

音乐又起,只见那个腰系头巾小姑娘又跳了起来,此时的她,跳的更疯狂,更精彩,那特意留出来的头巾随着她的舞姿漂了起来真的漂亮,突然有一个小姑娘低声哼唱起来,歌声刚落,全体随声附合起来,这一领一随,一高一低的吟唱把我们带进了非洲旷野,她们的双脚随着塑料桶和拖鞋敲起的音符应合着.

突然鼓点变了,只见一个俄罗斯的中年妇女跳起了欢快的肚皮舞,她的肚皮随着音乐抖动着,这引起了非洲国家的小姑娘们快乐的笑声和长的吟哦声。

此时的我们都忘记自己身处何地,忘记自己的身份和国籍,我和微微姐心痒痒的也随着节拍跳了起来快四步,我们两人把全体的眼光吸引了过来,此时听到她们喊着China China China,呵象我们这样跳舞对她们来说很特别吧,

突然象狼嚎一样的声音从我们背后响起China China.

我们吓了一跳,现场突然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只一瞬间的寂静,人们立马藏起了所用东西,四处散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们也没有敢应答管教们的喊声,悄悄的溜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管教又喊了起来.原来又要点名了...拿过毛巾擦掉了脸上的汗水,乖乖的站到了队伍里.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是入狱的第四天了,小赵还是没有把我的护照送过来

走进阿联酋(七十)今
      今天是入狱的第四天了,小赵还是没有把我的护照送过来.

这几天也进来了好几个中国的小姐,她们只在这呆上一天两天就都离开了.

昨天晚上又有一个老小姐进来了, 我问她多大了,她同我急了说:我六十了.

怎的!你问这些什么意思.真没想到她会这样的敏感,弄的我特不好意思.

她是一个在阿曼往阿联酋偷渡时被抓的,她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这几个国家呆了快十年了.

她说在阿曼开一个小家(二个小姐或三个小姐组成的一个家),客人都是她的老顾客,生意一直不错.

但前段阿曼抓的紧,她又与她的房东产生了点摩擦.房东一气之下把她告发.

小家开不成了,就偷渡来阿联酋,点子背了点,一出关口让警察发现了,她拼命的跑但终因年龄太大,没跑过警察.

她性情爽直,快言快语的.但也有些不讲理,她什么都是对的,你要是不听她会同你急的.呵她急她的不理她就是了.

昨晚进来就问我是怎么进来的,听说我的房东还没有把我的东西送来,她特生气,说:管她们那,你让警察代你回家去取回来嘛,你那房东不会给你送来的.

我说在等等看,把警察代回家不好,那里还住很多黑下来的人,会给别人代来麻烦的.她看着我徶徶嘴.不管怎能样都是朋友,平时在一起就象一家人.尽量的不那样做.一有中国人进来我们这些早进来的人都会帮着后来的人找床和毛毯.使她们心情能好些.

就如微微姐她们对我一样.我从来没有因为她们是小姐而瞧不起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进来的理由.

这些人还真不计较什么也不隐瞒什么.

她们一进来就会找你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和进来的原由,一直都是微微姐在照顾自己,自己没有太大的能力来回报她,只能为后来的人做些自己的能做的事,尽量的安抚那些受了惊吓的人.

现在都10点了,心情有些郁闷,那些非洲国家的小姑们早就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忽听China China China,呵呵,她们想看我们中国舞蹈了.

唉,急也没用还是去跳舞.昨天的疯狂,使自己睡了几天来的一个好觉,几天了每天大约也就睡那么个二三个小时,烦恼,郁闷和无着无落.那里睡得着呀.

现在到好找到治病的良方了.

跳就跳,同微微姐,双手握到了一起,随着节奏跳了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警察伴我回家

走进阿联酋(七十一)

       那位六十岁的老大姐真要命,说什么也要拉我去找警察,并说我的那大家人的对不起我,不讲义气,人落难了不帮就不是人嘛,可是我想着我那家子不光房东一家人呀,还有好几个无辜的穷兄弟呀,他们都是黑下来的,要是代我回家的警察多事的要是查看他们签证就坏了。

我可不想连累他们呀,就不同意找警察。

那大姐到是好,看警察来了也不听我的呀,自管自的就同警察说让他们代我回家取护照。

         得,这下好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一大早警察就把我叫上了车,一起出去的还有几位。

也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的,简单的问了一下他们是到机场取行理的.

先到我的家去了,又代上手扣,看着这东东,心里好烦,这是那跟那呀,我又没犯罪.

没办法,用头巾将手扣包好,跟着那胖警察就下车回家去了,听到房内有声音,我敲敲门,里面的人给我开了门,一下子他们的脸变了,手忙脚乱的一下子都散了,我直接进到了阳台上,一看我的箱子让人打开我的护照和钱都不见了,我从我暗藏的地方找到了我另存下来的2000地拉姆,偷偷的放到了衣兜里.

看看箱子里真没有了护照,小赵一定是帮我收好了,再看我的手饰,手搞不见了,日记,照片也没有了踪迹.

     唉,东西在那里那?一哄而散的人里有一个姓杨的,走了回来.我问他,是不是小赵把我的东西放起来了,杨子说不知道呀,他上了二层床上往里边看了看,说里面有一本护照,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我说知道了,小赵家里没有人在场,所以也没办法拿到护照,简单的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用品就回到了车上,临走时杨子硬往我手里塞了200地拉姆,我不要,他说你拿着吧,在那里也用钱的.

我说:有几千元我现在找不到了,可能是小赵放起来了吧.

      小杨是黑下来的那几个卸货的其中一人.

平时我们相处的很好,就象一家人一样。

有事都能互相帮帮忙.

但今天他敢于出现在警察面前,给我的惊呀是不可言欲的,那要有多么大的勇气呀,我眼里含泪水说,杨子谢谢你,你还要帮我整理一下行理,我的货物还有不少,有用的你就拿走,东西是我的,我说了算,我这货最少还值2000多地拉姆,电器,家具,药品什么的也值几个钱.能卖的就卖了,还给小赵五百就行的.

     房东小赵那样的人能让他拿吗?

我无言的回到了车上,也回到了这该死的大房里.

     我知道外面的世界离我太远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护照送来了,可是我的钱那?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七十二)

      一晃呆在这里已经六天了,大年初二就让人请了进来,呵管吃管住的到也不错.在迪拜的第一个年竟然是在监狱过的真的好奇妙的.这里的狱友到是一天一换,她们来来往往行如过客,几天下来我竟成了这里的老人了.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有一段故事,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找你诉说,由于无聊所以每每听来到也很有趣味.

      前天进来一个小姑娘不到二十岁,一直不停的哭泣,问她怎能么回事也不说.直到昨天晚上才向我们说出了她进来的原由,她是转道去英国的,中介收了她不少的钱,但她在用别人的护照上出了问题.她用假护照过关时被发现的,这是非法偷度,也不知道这罪有多大,这要看那些给她办事的能力有多强了,也许会无罪释放,也许会坐牢,谁知道呀.

此时看着她那样子真的够可怜的,十分的无助,可能她太小了吧,我们三个人把当成了小妹妹看,十分的照顾她.只是她还是沉浸于自己的不幸之中.我们也只能在语言上给她些许安慰吧,看到她憔悴小脸,我们好心痛的.


      中午11点时,英子和候子来了,候子是我在阿联酋交往的唯一一个男性朋友.英子看到我抱着我就哭了起来,她说大姐呀怎么会这样呀,一下子没有了你的消息,都急死我了,这不是吗候子才告诉我的.可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呀,她说着又哭了起来.我说别哭别哭,我没事的.他们给我送来了护照和行理。但钱包和钱包里的二千七百地拉姆,他们没有给我代来。

       我问他们我的钱那?我和钱包和护照都放在大箱子里,是放在一起的,小赵为什么不把我的钱给我代来呀,英子和候子说她没有给我们呀,只给了我护照.天呀,这小赵也太过了吧我此时此刻如此难过她怎能会这样对我,我打电话时告诉她了让他等候子来时一起打开,可是现在她到说没有那钱包了,真的气死我了.

    送走了英子和候子两人我无言的回到了里面,看我脸色不好,微微姐问我怎了,我说了钱的事.把微微姐气的不得了,微微姐说别上火了差钱我帮你,如果出去了我找人帮你要,这还了得了.那有这么办事情的,爱钱也不能爱到这份上呀.人在落难时她不帮一把还落井下石,真不东西.

     我知道我的朋友也会找她要的,但她会给吗?我在她家的家俱和物品不算,就是我的货物也值二千地拉姆呀,就光手表一样就有七百地拉姆,她为什么时候还要这样做,真的令我心悸,她太可怕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鸽子都知道自卫自防才能自保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七十三)
      早饭后点完了名,大家又都回床躺下了,那些昨晚玩累的非洲国家小姑娘们此时也酣然入梦,此时牢房内难得的有了片刻的宁静.

     入狱的第一天我就发现大房子内有两只鸽子,此时这俩只鸽子也趁着清静,安逸的在地上寻觅着食物,还不时的发出满足咕咕声。我把吃剩下的大饼揉碎了放到了鸽子常寻觅的路上。我突然发现这两只鸽子的脚上牵拌着缕缕发丝,就犹如带上了脚镣犯人,心里突然好难过.看到它们如看到了自己。

     看它的行动是那样的不如意.我好想帮帮它.好让它解脱困绕之苦,就试探着接近它.可是每每的都失败了.它对我充满了警觉和敌意.
  

    自防自卫才能自保,鸽子都知此理!而我却...唉,一直以来,总是认为自己没做犯法的事,所以走的自如,行的坦然.从来不知道防范别人.从来没想过会有人伤害自己.也许自己也如鸽子一样略微警觉一点,可能自己就不会受此磨难.也不会如此的狼狈不堪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狱中出生的小美女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七十四)
     清晨三点.狱中出生的那个小女孩又哭了, 这里的人们从没有因这个小女孩的哭声所抱怨,可能是女性特有的柔情所包容的吧.夜半寂静这中哭声显得那样的洪亮,同时也能听到那母亲的悄声细语的喃喃声.这是个只有四个月的小女孩,她的母亲是个菲律宾人,在一个黎巴嫩人的家里做女佣,日久天长,她的母亲同那个漂亮,多情的黎巴嫩人同居了,不久她的母亲怀了孕.

      在怀孕的日子里,她的母亲是那样的幸福,那个黎巴嫩人对她的母亲真的很好.只是那个黎巴嫩人从不提出结婚的话题,很快她的母亲就临盆了,当看到生下的是一双女孩后,这个黎巴嫩人突然的从她母亲的生活中消失了.

     这个可怜的小女孩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了父亲.她那双胞胎的姐妹不幸的离开了人世.她可怜的母亲,在这个社会是没有生存权力的.房东叫来了警察.她的母亲抱着只有几天的她进了这里,一呆就是几个月.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这孩子天天哭闹,也请警察医生看过也没出息查出什么毛病.

   也许与她天天喝凉奶有关吧.这里是喝不到热水热奶的,这里的狱警到是挺照顾她和她的母亲的,但此地对才出生的她来说还是不太好过.这个孩子的生命力特强,就是这样的环境下,她虽然长的小巧些,但一直没有什么大的毛病.这孩子长的格外的漂亮,嫩白的皮肤有吹弹的破的感觉,很深的眼窝里有一对黑黑的牟子.毛茸茸的大眼睛一片清澈.长大了这个孩子一定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美女.

        她的母亲说有了她就是有了个金山.呵这话也许对她的母亲来说是对的.能够改变她母亲的生活的也许只有她了.也不知道她们娘俩还会被关多久,她还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也许几天,也许几年,谁也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七十五)她疯了.....

      今天又进来了一个老乡,一个地道的抚顺老乡,面对这个哭泣着的小女人,听着他她无休无止的絮叨,真不知道说什么了.她是一个来此做小姐的,因家里有事回国了,回国时也可以说是珠光宝气的,让身边人的好羡慕,所以再次上来时她又从家里带上来了两位老乡,她给她们办上来时可能也赚了她们一点钱,也不知道她在家时同这两人怎样讲的,只是来后那两人就懒上她了.

         她们来后就住到了她租的房子里的,两人吃她的喝她的,没有客人还要骂她.有了客人还要同她抢生意,后来两人慢慢的对阿联酋熟悉起来,开始自己找生意做了,但还是没有停止对她的折磨,同她要出国时的钱,还时不时的谩骂她,她无奈的把拿人家的钱全部退还了,这两人还是不依不绕的.

          此时我眼前的是一个半疯之人有点就象鲁迅笔下的样林嫂,每日无休止的向人们倾诉着......现在我怎能办呀,她们回国也不会放过的我呀.....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子真不明白她是怎样想的,没有这本事就别揽这瓷器活,现在这个样子回家,家人不疯掉才怪那


     她对我是那样的依赖,我到那她跟到那里,就连我上卫生间她也要跟着。我努力让她能平静下来,放下内心的那些不安.看着落破如我初进来时样子,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安慰她,照顾她了.看着她在我面前那小心翼翼的眼神,我真的好无言,那种渴求回到从前的眼神让我心碎,我空洞苍白的说教是那样的无力,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什么,真的帮不上她.

我拿出了仅有的几件衣物,让她换下了身上脏的不能再脏的衣服.让她去洗了个澡.此时我的知道,她这一生完蛋了,她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小美人儿今天要同她的菲律宾妈妈回国了

走进阿联酋(七十六)
   
      给我的感觉这阿联酋不是一个遵纪守法的的女人呆的地方,我尽量的不触犯他们的法律.但一个女人要想在这歧视女人的世界里不依靠男人生存真的太累了,真的好难。

    我不惧此地的高温,不惧此地的阳光的每天背着货物到处游走,赚点小钱,保证每月的飞签和各种生活费用,能维持半年之久也属不易.

         我很自傲和佩服自己有这样的生存能力.前几个月从家里代上来的钱还可以生存并做了点小生意,但后来只出不进的生活让自己那样的迷茫和困惑.从三个月后手内只剩下500DHS到第四个月时飞签欠飞签老板500DHS后手内仅有0.5DHS时的那种绝望让自己心碎.

       还好有朋友就有了一切.一个朋友借给了我200DHS,从此我的生活有了转机.生活开始向我微笑了.可是转瞬间,一切又化为乌有.

     身处这面积五六百坪的大房子内,每日看着身边的西洋景.日子到过的挺快的,那个小美人儿今天要同她的妈妈飞回她妈妈的家乡去了.

      这个漂亮的混血女孩也将远离这里,从此与他的父亲天各一方了,她爸爸妈妈带给她的悲哀和不幸是不为她所知的,她那深邃毛茸茸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的天真深深的吸引着这些没有了自由的人们,大家太喜欢这个不幸的小孩了.

       她的爸爸也太狠心了呀,就是家乡中的那个家有五个女孩也不能这样的离去呀,不管怎能样这也是自己的孩子呀.

     这个可气的人看到又一下子生了两个女孩,吓的连在阿联酋医院做医生的工作也不要了,转身消失了.这就是信誓旦旦要和这位做菲拥的女人结婚的人.

       这个被抛弃的女人自己的酿的苦酒只有自己喝了.可怜的她双生的女儿只活下来一个,失去爱人又失去了一个女儿,这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还没满月,她又让房东赶了出来.并送到了这里.

真是不幸连着一个不幸呀.还好在同室难友的帮助下这个小女孩活了下来,她有着很强的生命力,在这没有热水的地方用凉水冲的牛奶喝下也不生病.

这个小女孩,不幸从她出生就开始了,没有了父爱的她会幸福吗?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吉林女子的故事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七十七)
      因家中有事,好久没写了,回想在阿联酋的点点滴滴,好象就是昨日发生的事情,我还是接着讲这难忘的故事吧,我知道我的文学水平有限,写的东西乱七八糟的,真是对不起大家了.

      又来了一个吉林女子,疲惫不堪的她满期脸的憔悴.又一故事开始了.

      她是一个有着本科大学英文毕业证的大学生,来此二年了开始也在一些公司里做着文员的工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也开始进出酒吧.时常的就把一些欧美国家的人带回自己的住处.时间久了她也就开始不去上班,而是天天留恋于吧里不能自拔.

        可以说她长的不是特别的漂亮,但大学生那特有的气质和高傲让她有别于它人,流利的英语让她的生意好的不得了.

      这一天她又来到吧里,手里拿着一杯红酒,独坐在一个角落,听着节奏强烈的音乐,她的身体也随着音乐抖动着。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的红男绿女,她不肖一顾,白人黑人欧美人当地人,都在眼前晃动。

        一个个超前的小姐们游走于那些前来享受人们中间。前台三个俄罗斯小姐在跳着....那腰上的彩色丝巾随着抖动着的臀部飘舞着,耸动着的双乳上挂着的铃铛在叮当作响。

         那些色色的眼光随着这三个小姐转动着,这些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场面就展现在她的眼前。她知道也会有人在关注着自己,她悠闲的坐那里,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杯中的红酒。

       突然一只毛茸茸的手伸了过来,搭在她的肩上。从她手中拿过她的酒杯,放到了桌子上。
     嗨,你好吗?可以同你一起喝杯酒吗?这是一个金发碧眼,高鼻的英国人用英语说道。她说好呀。。。。

      她就这样住到了那个英国人的家里,他也是一个来此打工的高极工程师。所以养她这样一个小姐,不算什么。才在这家呆了不到半个月,因这个地区是高极住宅区所以保安的非常好,一般的中国女人是进不来此地的。

    但这天这位小姐住腻了想到外面散散心,才一出门就让警察抓到一个警察局里去了。

在那里让他们关了三天,这三天她不停的同那些警察大声的吵闹,那些警察终于受不了了,就把她送到了这里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它乡遇故知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七十八)
       回视自己走过的路,真是感慨万端,所接触的人和事,都深藏于记忆中了.时而不经意间打开,那一幕幕犹如昨日.

        在阿联酋的日日月月在心灵之中留下的痕迹依然清晰.所接触的人大多是做小姐,所以所写之事也是这一类的内容多些.如果以后能再续,可能会把在那的更细之所碎乱写.我还是将我把在在阿联酋的没有自由的片断粗略的写下去吧.

       在这里已经呆了七天了,一大早那些警察们又送进来了二十多人,其中有两个中国人.在这一大好处就是天天听故事,真的假的只有随她们讲了.我可能是他们最好的倾诉对象了.今天这两人里有一个人真是我的绝对老乡了,一开始我还没有认出她来,只是以为这又是一个家乡人吧了.没想到聊了一次后,越听她说话越觉得这人我在那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我试着问她老家住在那里.叫什么.小红,住....,天呀,我一下子想了一个人,我问你是不叫潭XX?她说是呀,我的天,这世界也是太小了吧.我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会遇到有两面之缘的她.  

       一直知道这人做事风风火火,不想后果.真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当她知道我是谁后拉着我的手哭了说"姐,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怎能么会让他们抓到呀,听说你不是一直在做生意吗...我...我简明扼要的将我的经历说给了她听.我问她:你才说的你的那些事你再细说说,怎么回事呀.她唉了一声,说我真是倒霉呀.她就把她的在阿经历说给了我听

      下面是以她的口气说的:
       我从国内出来后直接就去了按摩院,在那呆了一个多月后我就离开了。在外面和一个朋友一起租了一个房子,在那里住了一个半月,也赚了点了钱.是有点点背吧,本来是同我那朋友说好了一起出去,可是她有事没有出去.我自己就一个人出去了.

      在外面乱晃想找客人赚点钱.一个车停了下来,问我做不做生意,我一听好呀来生意了.连忙说,好呀,给多少钱呀,那人说上来吧,也没多想就上了那人的车,那人说给你一百行吗,我说好.

  他把我拉到了一个维拉里villa(别墅),我们在那里办了事,可是他不让我走,让我陪他喝酒,又打电话叫来了三个人,那些人没来时我一直想离开,可是他就是不让我走,那三人来后你也知道会发生什么,反正把我弄的好惨.....天呀,我道听途说的事竟然在她身上重现....我在那里呆了五天,他们不停的来人走人,就是没断过人.

  后来他们把我放了出来,我全身是伤,没丢了命是我命大,我报了警.以为会有人帮我教训他们了,可是这些该死的警察把我也抓了起来,在别的地方一呆就是三个月,这不是吗,那些人也处理完了,也让我回国了.后天就回国.机票和行理我都拿到手了.唉,在这里真象一场梦呀.

      看着流着泪的她,真不知道她当时是怎样想的。解一时之气?换来了此时的后悔?还是确实就应象她这样?狠狠的报复那些害她的人?
       一个柔弱女子做着这行当,有苦你只能往肚子里咽。
   否则换回来的只是你不想要的结果。我对她说不出什么,自己知道自己在作什么,干嘛还要。。。。唉,这事可能放到南方女子身上可能就不会发生了。但我也赞同她这样处理这事.最少会让这一类的事不再发生或少发生吧.我无言。。。。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5: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娃娃.沙丽--我的两个黑人朋友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七十九)
      人就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无论在那里都能交上朋友,在那呆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前文提到的那个跳舞的非洲的小姑娘,她才十七岁。跟我好的不得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我竟是那样的依赖。只要她醒着就会跑到到我身边,一天到晚的腻在我的身边,就象是我的一个小尾巴。

   妈妈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叫起我妈妈来了。也不错,有了一个异国的黑女儿,我也很喜欢她,真想把她代到中国,让她那异国的风情在我们这里能给她代来好运。

      她的那双大眼睛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吃饭时如果她先一步排在前面她会不停的喊我:“妈妈!康明,妈妈,康明!”她想让我站到她的身边,站到前面去。我表示不会去时,她会十分的生气。有时就会把我拉去,如果我不呆在那里,就会笑嘻嘻的跑到我原来站排的那地方看着我笑。

    有时真的拿她没办法,吃的时候一定会坐到我的身边,把自己的东西送给我,说自己不喜欢吃,知道我喜欢看她跳舞,就会一听到舞点,就会把我拉过去,让我坐下,站在我面前,看着我给我跳舞。

     她的舞跳的真是美极了,可以说了一个高手。臀部肌肉不停的颤动,抖着,抖着,长裙飞舞起来。。。哈,真的,看她跳舞就是一种享受。我知道她这么卖力的跳是为了让我开心。我知道她爱我,我也喜爱这个活泼可爱的黑孩子。

    把我所能给她的爱都送给了她,希望能让她快乐起来。我还是如常一样,在购奶茶时给她多买一份,知道她爱吃的水果就把一天只有一个的珍贵水果送给了她。我希望把我所能给她的都给了她。

   只能用这种方式回报她对我的依赖和亲近。知道我要走了,她哭了,更是一步不离的跟着我。我们无法用语言交流,但她眼神中那种失落感深深的刻印在我的记忆里了。我拿出了一直没有离身的那个一帆风顺的风铃送给了她,希望她以后的生活能一帆风顺。。。

      还有一个很胖很胖的三十多岁的黑女人。她是索马里人,在这些人当中很有威望,特别是那些非洲国家的孩子们对她真的是好恭敬。站排时没有人敢在她前面加塞,如果她犯忌是没有人敢说她的。

     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时候,她就开始对我笑了。她那特别的名字我是记不来的,可能是叫什么什么娃娃来着。

     我就叫她娃娃或胖胖,叫久了叫她胖胖她就知道我在叫她,会看着我笑,有时也会在大家都休息时招手叫我过去,拉着我的手同我说话。呵呵,尽管我听不懂,她还是同我说,我只有傻笑着对她了。

     她看我没有衣服穿,就把自己的那肥大的衣服给我拿来,非让我换上。还把头上带着的头饰送给我。她要回国了,本来面对别人都是笑着的,可是当她拉着我的手时她却哭了。她知道我手里没有钱,现在很难,就拿出50地拉姆要送给我。

    可是我怎能能要那,在索马里这笔钱可是一笔大数目,能做好事的,此时的索马里战火连连,她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无从知晓。但我知道钱多些对她没有害处的,我把做摊贩生意时戴在手上唯一水钻戒子送给了她。

      她是那样的高兴和开心,不停的用那闪闪发亮的手向我显耀。我知道她很不放心我的处境,走的那天白天,她把的东西摆了一床让我随便拿,我没有拿,她就把她可能是最贵重的那块手表解了下来,放到我的手里。

    我那能要那,就又给她配戴好,顺手拿起了一个塑料头饰,说我喜欢这个,喜欢这个。整理好物品,她拉我坐在她的身前,解开了我长长的头发,慢慢的为我编起了非洲妇女的发式。

    一个小时后我成了一个满头小发辩的非洲人,呵呵,看着镜中的自己我笑了。我那个黑女儿也开心的在我身边蹦来跳去,她夸张的说:GOOD,GOOD。。。

        得,从此以后我的头就成了我黑闺女们把玩的对象了,天天坐在一群黑孩子中间,一天一个非洲发式。她们把我打扮的非常奇特。呵呵,这到好了我身边多了更多的快乐黑孩子。这是后话.

      娃娃把我的电话要了去,说回国后会给我打电话。可惜的是家里的电话换掉了。走的那天,已经走出大门时她突然的走了回来。紧紧的把我抱住,亲吻我的脸颊喃喃i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和她都哭了。。。

      她们两人永远的存留于我的记忆深处了,现在他们的笑脸还如昨日,只是真的与她们天各一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6: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让人看管的生活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八十)
      半夜两点,有人同管教说没有被子盖。这到是真的,老实的人只有一条毛毯盖,精明的人都二三条,只要看到有人离开,那些老人就会把毛毯拿走。可以说这样的事我也没少做,再来中国人时我就有毛毯拿给她们用了,所以我也学微微姐他们一样去帮助那些后来的人。

    想想自己初进来时真的好怕和无助,幸得微微姐他们两帮忙,才找到床和有了毛毯盖。当时那心态真的是没法说的,所以我很理解那些新来的人,这里夜间是很凉的。盖薄的毛毯跟本睡不着,有些新来的如果没有人主动给他们,他们是没有毛毯盖的,没有人管他们。

    说实在的,这里的毛毯很多,如果按人数一人一条,可能会多出一陪的毛毯。所以管教一听没有毛毯,生气了,把所有人都叫离床边,她们亲自去每个床上去查。一时间整个大厅乱成一团,精明点的飞快的藏起一条来或在自己身上裹上一条,管教一个床一个床的走过,把有多的收走了。

    忙乱了一小时管教收走了二十多条毛毯,呵呵,到最后那些没盖的还是只拿到一条薄薄毛毯盖。而那些古灵古怪黑孩子们照样还是二条三条的盖着,让管教拿走的大都是那些老实本份的印巴人。

  呵呵,我嘛,有四条!我必须有几条给我的同胞备用,呵呵,想知道我怎样藏起的?呵呵,那告诉你吧。我两条两条的都换成了一样色,然后平铺在床上两条,再将其余的那两条裹在身上。那几个事事的也怕我,知道我毛毯多也没有敢告诉管教的。

      终于管教离开了,大厅里静了下来。大家又重新睡下了,感觉才睡下又听管教在喊叫,我的天呀今天这是怎了,还让不让睡呀。唉,4点了,一些人在管教大声叫喊中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4点半了,也应起床了。洗洗脸就到门前站排去了。五点时开饭,今天是一张大饼,还有一点不知道是什么豆子做成的酱糊一样的东西。

     我试着吃了一点有点象大酱,味道有点怪。也没敢吃,只是喝了杯奶茶,把大饼偷偷的拿进了牢房里。躺下又去睡回笼觉了,这一夜跟本就没睡,不找回来那行呀。

      又有人喊了,一听是在喊我,哦是那个胖胖的警察让我拿钱买机票。我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小赵现在还没把我的钱送来,所以就不再想了,就顺从的把手内那点钱拿出了一千五百地拉姆,并说我的行李还没有送来,我想打个电话,她说白天让我打。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6: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向警察大喊,不许说中国人不好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八十一)

       行李还没有送来,我如热锅上的蚂蚁。一直等待他们让我打那个电话,可是我一连同几个警察请求打个电话。他们竟然不理睬我,我知道他们听不懂的半调子英语,直到晚上我的电话还是没有打上,真急人。

有一个胖警察又来,并放出去了几个人去打电话,我也挤了过去请求打电话,那胖警察对我发威来了,大声的喊CHINA NO!CHINA NO!GOES!GOES!听她这样喊真的把我气坏了:“凭什么不让我打电话?凭什么不让中国人打电话?凭什么让我离开?不许说中国人不好!”她的声音大,我的声音比她更大。

我大声向她喊叫起来,我们俩人的吵闹声惊动了外面一个男警官。他把我叫了出去,一个会英语的中国同胞连忙跟了出去,向那警官说明了情况,那位男警官向那胖女警说可以让我打电话的,平时一次只能打一分最多两分钟,这次可到好我打了五分多钟。那胖女警也没敢按我的电话键,在这里你要是怕,谁都敢欺负你。

可以说没有人敢欺负我,刚来时有几个俄罗斯小姐就像马路警察一样,吆三喝四。向那些胆小怕事的人呈威风,我虽看不过眼,还是忍下了不去管别人的闲事,我是不怕事也不惹事。在那里呆十几天,一共同警察吵了三次。那次都让那些长期呆在这里的人鼓掌叫好。其中一次就是,有几个总在一起合伙总欺负人的不懂事的小姑娘,我找了一个机会好好教训了她们一顿。她们找来了警察,想让警察来管教我。

我才不怕警察那,就同警察吵了起来。警察也没把我怎样,她们看我连警察都不怕,从此后只要在我面前打饭肯定老实多了。想加塞也不敢了,对我也热情了许多。

      朋友的电话打通了,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知道这次损失太大了,不会拿回来多少东西。唉,只能这样想了财去人安乐吧。也给小赵打了个电话,问小赵那钱包里的钱那,小赵说没看到钱包。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呀,自己安慰自己,让自己宽心,别在意什么,钱财是身外之物,没有了就没有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6: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了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八十二)
      行李终于给我送来了,只是我的大箱子变成了小箱子,丢掉的东西太多了.我没有打开箱子看都给我拿回来了什么,知道看了也没有用,给我拿什么来我就拿什么走吧.将箱子存了起来,回到大房子内.心情平静下来,知道自己真的要离开这里了。

      午后女警给我送来了机票让我看了一下,通知我后天清晨1点的飞机,我看了一下机票票价是一千二百地拉姆.就问女警剩下的钱在那里,那女警同我说走时会给我。

       同乡那个祥林嫂式的人此时已很平静,不再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她的身世,此时的她眼泪时不时的滚落脸颊,我知道她对我的依赖.晚上我请女警取出了我的箱子,从箱子里取出了几套衣服送给了她,除了这些我真的无力为她做什么了,

       从箱子里我又拿出了一直伴随我的一个一帆风顺的木雕风铃送给了我的那个非洲黑女儿。真的希望她以后的一生能一帆风顺。不用同微微姐告别,她在前一天去了别的监狱,走的很匆忙。我们互相留下了国内的电话,真的不希望从此分别。在这里她给我的帮助是我永生难忘的。

       这最后一天过的真快,连警察也对我态度好了许多,主动同我说话,还把我叫出了大房子外同他们聊天。呵呵,有一个胖警察想让我给她做按摩。

我说我手疼,不想给她做我这样说是最好的方式了。在外面呆了一个小时她们让我回了房内。小同乡问我什么事,我说没有事,就是去聊天了。

她说你会说吗。我说我那会呀,只是一句半句了。晚上都出去打电话了,我没有再打电话。外面的世界是我的过去世界了。找他们又能有何用。

      那个同姐夫有孩子的当地女人把我叫了过去,她把我的电话要了过去,也给了我她的电话,让我给她打电话。她很少同别人说话,一直保持着她靖高的身份。在这里她很特别,连警察也对她很是客气。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是当地的人。由于她总是头疼,我给她做了几次按摩,效果不错。

所以她一直对我很好,只要看到我就是笑笑。但我们从没有说过话。她有时一头疼,就走到我身边看我一笑再指指头,我知道她的头疼病又犯了,半小后她会满脸笑容的从我身边走开。走时会用阿拉伯语向我道谢。

      晚上11点外面的警察喊了我的名字,没有睡下的送我到了大门口,我拿出了自己的行李,取出了手机,可是此时手机是说什么也打不通了。此事回家后我才知道,我的那手机卡让沙沙又重新拷贝一个,她在外面用我的手机号上线了,我当时无法与人联系上,真的。。。

      在机场那我同那警察要剩下的三百多地拉姆,可是那人说没有,就是不给我,我在机场子同他吵了起来,我说你不给我我就不回去!可是那人不管我了丢下我就离开了,我进又进不去真是气死人了。实在没办法回家吧,我坐上了飞往香港的飞往在那里我再转机飞往北京。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6: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渊源的朋友--英子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八十三)

      前天到沈阳,去看望一个与我在阿联酋很有渊源的朋友--英子.半年没与英子接触,没想到她的处境会这样的。

      我回国后就与英子失去了联系.前不久我才通过朋友联系上她.她说她也要回国了.回国后同我联系.朋友告诉我说她也下海做了小姐.我深为之叹息.

      英子是前天给我打的电话,我非常高兴,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后就去沈阳看她去了.
一见面她就吓我了一跳,苍白脸色,大而无神的双眼肿胀,眼圈发红.笑的那么牵强,我没有问她什么,她领着我到市场买了点菜.我们就回到她住的地方了,有两瓶啤酒做祟,英子打开了话匣子.姐呀,我怎么命这么苦呀,儿子不听话,他也挤兑我.

亲戚没有一个帮我的.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她十多年前离了婚,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儿子是一个特别不懂事的孩子,总是在外面给她惹祸,他的儿子都成了她的负担了,她离婚后认识了现在的那个他,同他在一起已经六年多了,可以说两人的感情真的好深.只是那个他一直没有离成婚,一年前他带着全部的积蓄和爱情同英子一起来到了阿联酋,可是阿联酋之行没有造就他们的辉煌,成全他们的美梦.而是一切都支离破碎了.

       他们是厨师和面点师,所以到阿联酋后就找到了工作,是到一家餐厅做工,他们做的很尽心,工资老板一直没有给他们,三个月时需要做签证了,需要飞离阿联酋再飞回阿联酋.老板当时给了他们一半的工资.他们拿着几件衣物就飞到了伊朗的一个机场,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被滞留在了那里.此时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他的父亲病逝,他收起行囊从伊朗急飞回国了.

英子一个人呆在伊朗的这个小小的机场里面,真的太难过了,英子不知道是怎样过来的,终于回签的签证到了手,她仔细看看不对呀,这是什么签证呀,一个外国男人的名字豁然纸上,天呀,这是一个假的签证.她只要一入关,她就会被警察抓到.不但要坐牢还要罚款,.老板也太黑心了吧,英子欲哭无泪.只好找阿联酋的朋友帮忙,很快的新签证到手,她重新来到了阿联酋.可是此时她再也找不到那餐厅的老板了.原来这老板生意不好,本想关掉店,遇到他们两人,就又开了几个月.工资一直没有给他们,借助他们飞签那老板就把店兑了出去.拿着他们的行理和应给他们的钱,失去了踪影.

英子没有了工作也没有了住的地方,手内只有几百元钱,真不知道自己应到那里去,找谁来帮自己那.还好有个一起飞签的朋友帮了她,把她领到了我的身边.我们相依为命的过了一个月,那种困苦中的落难知已,是很难得的情意,英子后来又找了份餐馆的工作.这时的他又重新来到了阿联酋,考了驾驶执照,并租了一辆车跑出租.

唉,好事不到,坏事成双,老家又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英子的儿子事发让警察抓了起来.这小子三年前曾打伤过一个警察,一直在逃,此时被关了起来.英子痛苦极了,工作又离不开,没有办法,只好又让他回国处理英子儿子的事.两人依依惜别,英子继续在餐馆里打着工.一连串的事让英子负债累累.
   

   没想到我在阿的生活嘠然而止.也与她失去了联系.终于通过朋友我才又找到了她,此时的她已然回过国又重新回到了阿联酋,此时的她又因儿子之事欠下几万元的外债,也就放下了自尊,在阿联酋做起了小姐.事情也传到了他的耳里.他气愤,她无奈,他伤心,她痛苦.在做了二个月的小姐后,她知道自己真的做不了小姐.

这种钱不好赚,也知道这种钱赚不得.她又回国了,此时她已非当日那沉静美丽的女子了,一脸的风尘憔悴.造化弄人.英子回国后,没有住的和工作,还爱着她的他就把她叫到自己开的餐馆里打工.英子默默的做着自己应做的一切.努力让自己振做起来.
  
    因爱,他一直在关注着英子在阿联酋的一举一动,英子的所做所为无不落入他的眼里.他知道英子的在阿的一切事情.看到回归的英子,他既又爱又恨.他放不下英子在阿联酋的那些事,总是寻找一切时机不停的辱骂英子,他们的情份在吵吵闹闹中悄悄的流失了.英子离开了他开的餐馆.

也离开了他帮着租下的房子,母亲不容她,儿子也恨她,情人也离开她,真不知道她的路在那里。。。
      再想找她时,就再也没找到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6: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结束语

走进阿联酋的日月(八十四)

      终于把这篇杂文写完,也不知道朋友们看了会有何感受,当你代着对陌生世界的想往和对未来憧憬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你就是一种人生赌博.有钱的和没有钱都一样,都想从陌生的一片天中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只是有的人得到了,有的人如我一样没有得......
但此行的历练却是我人生最大的收获.此时回忆起来一切就好象就发生在昨日.我在这里祝愿那些在阿联酋的朋友和那些想去阿联酋的朋友一切顺心,希望你们都得到你们想得到的.我也以此文告诫那些想来国外淘金的朋友一句话,国外也非黄金满地.国外也非人间天堂~!

      有想加我做朋友的请加我QQ372070482
呵不知不觉在家呆了一年多了,再这样呆下去真要没饭吃了,虽然没钱开店,打工自己还是能做的,而且自信自己绝对是老板喜欢的员工.因为我会认真的诚实的对得起拿的薪水去工作.为我加油~``````

      迪拜一个论坛里曾经有人给我的留言:想要帮我出出这口恶气,真的,让我在心灵上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这就够了。细想那小赵,此人真的让人心里上过不去,我曾经自己租过房子,入住那房子时只是一个空空的房子连床都没有,要生存下去就要有生活的必须品,所以简单的生活用品我们都应有尽有。

尽管我丢弃了一部分,但我搬到小赵家的还是有多半个家当,因来时想要做医疗工作,就从国内带上来了很多的药品和两台治疗仪,这些就让小赵发了一笔小财,这些还不算我的手饰及我的货物,她不让我的朋友拿我的东西,她说我欠他的钱,是呀,我和她是有一笔账没算,她一百多瓶香水样品,正好我天天出去就帮她处理了,她说给我按,迪拉姆算,我说行。

就这样我把她的香水都卖掉后,我算了一下应给她五百多的货款。我拿着钱找小老八算算账,老八说,不急等等我姐回来再说,就这样还没等到算账我就出事了。

而我的朋友去取东西时小赵什么也不让拿,说我欠她钱,我当时真的气结。我那电子手表拿到楼下,迪拉姆处理掉就是七八百迪拉姆呀,此外还有一百多块机械表那那表处理了也有三四百迪拉姆呀。虽然不是黄碟但也能卖几百吧,当时我真的气坏了。我说不让拿也行但我的钱那,我朋友说她没有给我呀。只给了我们护照。

唉。当时真有杀她的心,转眼一年过去了,我对她已没有了恨。我还很感谢她,她使我有了住的地方。那露天阳台空气特好。这三个月住的也满开心的,只当我那二千七百迪拉姆交了露天阳台的租金了。

只是一个月九百也够贵的。哈,真的,我在这里还要感谢二个人就是那个微微姐和那个妹子,那个妹子看我没钱在身上,总是在买东西时给我代点我必须的东西,她让我欠下了永远还不上的人情债.我离开后就没有了她的消息.微微姐看我没有衣服换就把自己很少,仅穿过几次的衣服送给了我,在看到那小赵只给我送来了护照,而没有把我的钱拿给我时,气份的说:我一定要帮你找到她,这人也太过份了.

又对我说:别上火,回国的钱不够我拿给你.并把电话卡借我,让我打电话好与外界联系.微微姐在阿联酋时在中国贸易城帮人打理鞋店,但现在她在那里我就不知道了.

她后来也回国了,在北京时曾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但后来就没有她的消息了,我没事总是打那个永远打不通的电话,希望能与她再联系上,她真的是一个好人,一个想起来就让我心酸就想哭的人,真的好想好想她.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6: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忙于开店,很久没有来到这里了,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朋友看我写的杂文。心中感激那些把大好时光浪费在这里的那些朋友们,也非常感谢问书的大力支持。真心的希望我的杂文能让他们在这里得到他们想要得到那的东西。六年前的阿联酋和现在的阿联酋变化之大也非我所想得出来的。人海茫茫,过客匆匆,可能我在时的朋友也劳燕分飞不知南北了。

我所在的群体是一个最低层的群体,他们的生存空间很狭窄也很贫困。一句话,活的很累,那几个卸柜的朋友每天生活无规律。有活了一忙一天有时更会忙到很晚才回家,有时又几天没有活干,在阿联酋做这种工作所付出的是很难与他们的收入平衡的,在那样的高温下背起各种物品一个集装箱才给他们400地拉姆,有时还会更少,我不知道现在的价钱但那个时候我们那几个卸柜的朋友做的很开心,也很满足。他们非常真诚和可爱,真心的希望他们能在阿联酋多赚些钱,呵多多的(*^__^*) 。

发表于 2014-3-8 07: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惭愧,我说了解的迪拜只是冰山一角!虽然我知道很多干那个的是被迫的,但完全不了解幕!2011.5回来的!
发表于 2014-3-8 08: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在阿联酋迪拜生活过的大姐的故事,值得去了解下!
发表于 2014-3-8 11: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行者 发表于 2014-3-8 08:13
一个在阿联酋迪拜生活过的大姐的故事,值得去了解下!

她已经回国了,这篇文章是她的回忆录
发表于 2014-3-8 11: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迪拜中文网 发表于 2014-3-8 11:04
她已经回国了,这篇文章是她的回忆录

我知道,我也是今天看到,看完了!这样的故事很值得分享出去!或许可以帮到更多的人了解迪拜!
发表于 2014-5-9 16: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真实的现实,给我打了一个当头棒,谢谢楼主的分享,祝福你顺心顺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qq群186689581|迪拜中文网 ( 沪ICP备14002918号 )

GMT+4, 2021-4-20 17:04 , Processed in 0.08546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